中国的“吉普赛人”

2007-04-26  来源:长江工程建设局

印象中的吉普赛人是这样的:黝黑的皮肤,一家人挤在小小的车厢里,长年流浪奔波,在一个地方歇脚几天后,又开始启动卡车上路,去过另一段匆忙的日子,生活艰辛,飘忽不定,却无怨无悔。

没想到,有一天自己从事水电行业了,成了地道的水电人,偶尔想起才惊觉:我们水电人何尝不就是中国的“吉普赛人”!

“吉普赛人”浪迹天涯,广交四方,给他人带去异乡的小商品,便利了大家的生活,繁荣了经济,还创造了自己独特的文化生活。

中国的“吉普赛人”呢?为了祖国的水电建设,驻扎在大江大河的峡谷中,东奔西搏。我的一位老师长,从事水利行业30多年了,年轻时就扎进了黄河小浪底工程,后来又走到了长江三峡,而今又辗转来到了雅砻江畔,可谓东西南北啊!还有好多年轻的同事参加工作没几年,就已经跑过好几个工地了。有一位同事叫小郭,新婚在家呆了一个月,就奔赴到锦屏水电站的工地,等他再次回家时孩子已经会爬了……,用他们的话来说:“年吧两年不回家是太正常不过的事情了”。

“吉普赛人”生活再简单不过了,他们到达一个目的地后,将车停在马路旁,搬下锅碗瓢勺就可以做饭了,铺块塑料布在车子底下,敞着膀子就可以睡觉了。就这样还其乐融融,载歌载舞。

我们的水电建设者又何尝不是如此?工棚就是我们水电人的家,临时的住所。看看2004年前我们的锦屏,根本没有一条像样的路,你可能想像不到,初进锦屏工地的建设者是怎样爬着进来的,更别谈有多大一块地方拿来摆灶碗了,晚上也是好不容易寻到一块靠江边的巴掌大的石头,搭个帐篷几个人凑合一夜,还要担心一不小心翻个身就滚进滔滔的雅砻江里了。真是觉得长夜难眠啊!后来虽然条件好了些,可以住简易工棚了,马帮也可以送菜进来了,可以吃到锅里烧出来的饭菜了,但也只能喝到山上流下杂着树叶、碎泥的水。

回想起我自己的经历,也是感慨万千。那已是2006年了,当时我住在解放沟活动板房的三楼,三四月的锦屏正是大风肆虐的时候,风夹着开挖出的尘土呼啸而来,把整个活动板房吹得摇摇欲晃、吱呀作响,我紧张的心揪成一团,想抱住床稳住身子,可床也是摇晃的,真像地震一样。当时我真是悬着心啊,终于盼到风停了,这板房竟然抗住了,还没倒!

“吉普赛人”生活匆忙,没有规律,赶集的日子里,他们要从早到晚忙个不停,几乎没有片刻的休息,吃饭、喝水这样必要的事情都是在匆匆忙忙中见缝插针似地进行,没法安稳,还要抗拒风险的压力。

而我们的“吉普赛人”呢,就拿我们监理部上白班的工程师们来说吧,每天踏着晨曦出门,来到灰尘弥漫的施工现场忙碌一天后,拖着疲惫的身体和着一嘴的灰从月色中回来,洗把脸后又匆匆的来到办公室,看图纸、学习文件、商量工作,一直忙到半夜才回寝室,这样的日子周而复始,劳顿、紧张,始终伴随,还要经受意外的惊险。

在匆忙中还听来一段监理部王国平副总监的故事:2004年底的锦屏监理部,人员很少工作面却不少,王总天天和监理员一样守在第一现场,和大家一样一身泥巴一身汗水,没有一点凌驾之上的老总形象,除了身材高大,和普通监理员没有什么区别。印象最深的那一次是左岸导流洞下游段塌方,那天早上我们现场值班人员在去工地的路上接到了施工方的紧急电话,说左导下游段发生了塌方险情,且因为事关重大须马上向王总汇报,我们正在担心路不好走,王总是否能及时赶到。等我们刚刚到了工作面,就看到王总气喘嘘嘘地已站到了我们面前。怎么来的这么快?还没等我们想明白,王总已经几步跨到了塌方断岩面前,仔细察看又向现场施工员了解情况,问清楚塌方原因后,他大手一挥果断地说:马上到现场值班室开协调会。散会时他嘱咐我们一定要注意安全,调头又去了别的工作面了。晚上回到办公室里,我们正在推测王总早上怎么这么快就到了工地时,恰好他进来听到了,笑着说:“原因很简单,因为我是坐船过去的啊!”

坐船!多险啊!锦屏工地是高边坡,山体表面风化严重,再加上前期勘测修便道留下的碎石,风一吹就会有石块滑落打在江面上,人在船上,空间狭小很难躲闪。我们平时都遵照着嘱咐不去冒险坐的,但老总为了尽快的掌握现场第一手资料却不顾危险选择了坐船!王总都叮嘱我们要坐车去工地,不要为了省时间坐船,那样危险。而今天他自己却选择了坐船。为了尽早控制塌方险情,为了工程的进度不受影响,他忘记了自己的安危,只记得自己身上的职责。

中国的“吉普赛”人有更出彩的地方:祖国大江大河上矗立起来的一座座水电站,是一代代水电人智慧与劳动的结晶。修建一座大坝,水电人要经历飞蛾脱茧般痛苦的过程:技术难题、现场施工困难、思亲之苦等等,都要靠水电建设者们迎难而上一步步去思忖,去解决,去创新,甚至舍生忘死。

2005年12月15日,发生在我们锦屏一级水电站左岸导流洞的特大塌方,吓住了当时所有的锦屏建设者。塌方长120米,塌穴最高处与底板距离超过了40米,几万方岩石泥砂瞬间将本已贯通的左岸导流洞堵得严严实实,又重新分隔成了上游与下游两段。许多国外专家到塌方现场看后都直摇头,伸出两根手指:要解决塌方问题,至少两年时间!可事实上呢,大塌方后,在杨浦生总监带领下的团队,以大无畏的精神,在塌方岩体未稳定的情况下,一次次地进入察看塌方情况,现场研究塌方处理施工技术方案,深入分析施工难点,常常连续工作十几个小时。在这些锦屏建设者的共同努力下,左岸导流洞于2006年11月22日实现了过流。锦屏建设者用他们的汗水和智慧又一次创造了中国乃至世界水电史上的奇迹。

听,山谷中歌声回荡,那是我们可爱的“吉普赛人”,在动荡的生活中敞开心扉练就成的“能歌善舞”,那是我们在弹奏自豪的心弦,开始了又一天的新生活!

文章作者:张俊德 杨英杰     责任编辑:syste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