探访美丽神秘的伍须海

2007-04-16  来源:长江工程建设局

九龙,一个大家陌生的名字。但却是让我们这些满眼只有钢筋混凝土、在夏日炎炎的城市空气中向往的地方。那空灵澄碧的高原,那美丽雪山和纯净草地,让我在内心牵挂和默默感动。

去年国庆节,长江委锦屏监理部组织到九龙伍须海原始森林两日游,不过这不是繁华的大都市香港九龙,而是川西高原上亟待开发的“处女地”——甘孜九龙。

九龙是一个具有遗世之美,却鲜为人知的地方。近十来年才有公路进出,一切都像遥远的从前那样纯朴,那样宁静。而伍须海,便是散落在九龙的一块翡翠。伍须海是一个冰碛湖,藏语意为“光辉灿烂的湖泊”,长约1200米,宽600米,最深处33米,湖面海拔3760米。它摆放在九龙县北部莽莽林海间,景区内山峦重叠,沟壑纵横,群峰、雪山、峡谷、湖泊、森林、草原、奇石、飞瀑……大自然的各种奇景应有尽有。

当日到达九龙县城时已是下午五时了,大家决定先在九龙住宿一晚,明日再到景区。晚上在九龙县城一家野生菜馆吃了顿风味十足的晚餐,逛那些别具特色的藏饰店,到九龙广场和藏族同胞学跳民族舞,和一位藏族的阿姨合影,玩的不亦乐乎,一切都那么新奇、那么与众不同。

第二天早晨吃过早餐后我们就立刻出发。县城到伍须海景区有20多公里,由于修路,定时早中晚三次单边放行。20多公里的路跑了近2个小时,半边己铺好的水泥路面正在养护中,只能走另一半,窄窄的,路面不平。到了景区门口汽车不让再进去,景区停车场到伍须海大约还有2公里路程。我们下车背起行囊,山上很冷,和山下的温差很大,路非常难走,但这似乎没引起大家的注意,因为眼前的美景已经让人忘记来顾及眼前的路。徒步走在山间的小路上,一阵晨风吹过山林,霎时间,古树盘根之侧,嫩叶脉络之间,都浸透了天籁般的回响。一路陪伴的还有清澈的溪泉,在路旁树丛的掩映中若隐若现。旁边那些高高的云杉、冷杉和挺拔的松林上悬挂着飘逸的“胡须”,几乎每一棵都有长长的树挂,并不纯白,长而飘逸,极像古时候老人家长长的胡须,有种仙风道骨的气质。风一吹,只听沙沙的声音,长须轻盈而起,仿佛落幕的绸缎又好似美丽女子的长发一般随风起舞。后来才知道叫松萝的,松萝是高原的特产,只出现在海拔较高污染程度很小的地方,而这里的松萝却漫山遍野。我们走走停停,不断被沿途风光迷住,拍照成了这一路最大的幸福。在离伍须海湖面不远的路旁有块“镇海石”,上面刻有释伽牟尼和观音的彩色画像,是苯教的朝圣地。据说每逢节日,藏民从四面八方聚集到这里,在海边唱歌、跳舞、赛马,场面十分热闹。

继续前行,呈现在我们面前的是一种摄人心魄般的美丽。巨大的绿绒草甸舒展的生长在三座姿态巍峨的雪山中间,自然的,肆意的,像是被宠坏了的孩子。一群群牛马悠闲地啃着草,地上盛开着五颜六色的野花。

透过草甸尽头姿态各异的大树,一汪蓝色的海子便出现高山深谷之中,碧蓝澄澈、恬静秀美。我快步来到湖边,尽情欣赏这童话般美丽的世界。太孤寂了,仿佛一切都被遗忘。从没有见过这么静的场面,我们都被眼前那片静止的水震住了……时间在这里是停止的,空气也被凝聚于此,听到的只有自己的呼吸声,而流动的,也只有天上的云。真舍不得动,仿佛一动,就破坏了这世界上最绝然的静。我想心如止水的水,也应该莫过于此了。凝视片刻,我们似乎听见那穿越时空的,古老的,遥远的,来自天外的声音,是一种四大皆空的轻,轻得连一个转身,一个呼吸都无法承受。空白是幸福的,忘却是注定的。莽莽苍苍的林海间,绵延起伏的山峦下,我们终于有机会去聆听什么是寂静。

此时,四周的野花、绿树、雪峰、蓝天倒映在湖水中,湖面平静得没有一丝风,湖面的分界便消失了,连成一个自然的整体,一步一色,变幻无穷,让人分不清哪是真景哪是倒影。湖边的古树倒卧在湖中,一枝断臂的树孤零零地兀自伸向水中,它的倒影如同生长在蓝色琥珀里的千年花纹,纵横交错,逼得人屏息凝神,放轻脚步,生怕惊扰了它们的千年幽梦;透明的水,能让人一眼看到十米多深的湖底,成群的鱼儿衔尾而随,翩飞的小鸟倒映水中,形成了“鸟在水中飞,鱼在空中游”的奇景……

面对伍须海,居然让人有些瞬间的迷失,不知道自己行走在今生,还是飘忽在梦境里。

清晨的树林是清新的冷调,遍地殷红的野果在透射进来的阳光照耀下甚是诱人。不远处炊烟飘起来,一位藏族老奶奶坐在怪怪的树从里,被淡而悠远的蓝色笼罩。看林的藏人有漂亮的木屋,现在被他们利用来做繁忙时的住宿点。中午我们就在这里吃了非常美味的烤土豆和牛肉。

下午到了海子对岸,逆光下,也是异样的空灵。这巨大的天然牧场,草甸灌丛和森林混杂,那么多安静的牦牛,几乎以为是那里静止的植物。倒下去,在这样的天地间,感觉整个人失去了重量。午后的阳光更明媚,伍须海里的倒影更是深刻地铭记在水中,恍如色彩浓重的画面。

伍须海的美是好似一种被遗忘的美,而且更是美得让人无法用言语来表达。我可以做的一切,就是忘记这颗幽灵的眼泪,忘记这脱离凡尘的绝美。

文章作者:陈春霞     责任编辑:syste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