母亲想念我

2006-10-31  来源:长江工程建设局

“妈,我在这边很好,工作很顺心,饭菜都很不错,这个星期到休假时间了,我想回家。”

“那就快回来吧,我今天打了两个喷嚏,就估计你会来电话”,电话那边永远是母亲轻松柔和的声音。

到锦屏工地后我最怕母亲说我因为想家,对工作不专心,所以早早声明是到期休假了。也许人世间真的存在心灵感应,母亲这次没有埋怨我光想家,难道她也知道我该休假了吗?

回到家依旧是温馨的感觉,安静清澈乃至含有花香的空气,可口的饭菜和母亲那看不够我的眼神,唠叨不完的话语,让我感到爱正厚重地覆盖着我,给我温暖,给我关怀。

吃饭的时候,母亲看起来很兴奋,时时小跑在厨房和饭桌之间,不时有一连串的问题要问,“那边天气怎样?饭菜吃得习惯吗?工作是否安全?熬夜多不?和同事关系怎样?”我有点不耐烦地说:“妈——你问了我好多遍了!”“哎——”母亲不由自主地叹了一口气。静了一会儿,她又喃喃地说:“你一年多没回家了,你弟弟也是,前几天来电话说他今年又不能回家过年,过年时有一笔生意要做。你姐姐也只能回娘家几天,还要回自己的家,不知你今年能不能回家过年呀?”想到我已请求监理部安排我春节在锦屏工地值班,我无言以对。我好想安慰母亲几句,不知因为从小就嘴笨,还是找不到合适的语言来表达,只能埋头猛扒饭,泪水滴落在碗里。父亲见状岔开了话题:“孩子工作忙,没有办法,再说我们年纪都不大!”是的,我们为了自己的生活,对家人的关心问候也就少了很多。我自从初中住校,高中、大学离家,就很少和父母敞开心思交谈,只知他们还不算老,自己能照顾好自己;总想着我以后有的是照顾他们的时间。如今他们可真的老了——老得白发显现,话语唠叨;老得两眼昏花,老得老爱忘事……

最终,我还是选择了沉默,用沉默来代替语言,用沉默填补心中的不安。我一直未用语言来关心过父母;对家中事知之甚少,只知自己有多重要、多繁忙。面对母亲的宽厚和慈爱,我不懂得珍惜。在外人面前,我还能做个谦谦君子,温良礼让。在母亲面前却是知无不言,言无不尽,畅所欲言,把开心的事与不开心的事一古脑儿倒在她面前,从不考虑她的心灵感受。偶尔有几天在家中停歇的日子,匆匆回来的我,又匆匆地离去,带走的是母亲对我的理解,对我的思念,还有无言的期盼。

休假的日子如梭般飞去,我又要走了。挥手之间心中不无失落,满眼的泪水,只好让它默默地默默地流淌,流淌……

文章作者:陈世孝     责任编辑:system